分类:网站资讯 行业动态

人脸识别下的隐私裸奔

发布日期:2021-03-19 08:52
人脸识别
尽管人脸识别的商业价值得到了各行业的公认,但人脸识别的滥用,从“中国人脸识别第一案”到售楼处人脸识别“杀熟”,一系列强制使用、暗中使用也让争议频发,民意滔滔。
2019年,Ada Lovelace研究所(Ada Lovelace Institute)的一份调查发现,55%的受访者希望政府限制警方使用该技术。受访者对其商业用途也感到不安,只有17%的受访者希望看到人脸识别技术用于超市的年龄验证,7%的人赞成将其用于追踪顾客,仅4%的人认为将其用于筛选求职者是适当的。
人脸识别的滥用最直接地暴露出触目惊心的隐私失序。尽管在法律层面上,在采集或使用人脸识别信息上,早已有相关明文规定。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的《个人信息安全规范》明确规定,人脸信息属于生物识别信息,也属于个人敏感信息,收集个人信息时应获得个人信息主体的授权同意。
但是在无感摄像头(即不需要用户主动同意便可采集人脸信息)的使用下,在人们周围,私自获取涉及人们隐私、财产安全的人脸识别摄像头数量依然惊人。甚至这些最核心的生物识别信息,已经被和人们毫无关系的第三方公司所掌握。
比如,大部分公共场所在采集人脸信息时并未明确告知,使得被动采集成为常态。在机场、火车站、公园、银行、学校、公司(小区)门禁或考勤等人脸识别的应用中用户几乎完全没有选择权利,只能被动接受。
显然,存储人们面部信息的组织本质上依旧是具体的人在运作,也就是说,大量身份指向性极强的人脸信息是由一部分人掌控的,这部分人将如何使用我们的个人数据,会不会因为一己私欲而违规操作,都无从得知。
隐私的失序将进一步提高风险发生的可能性。人脸识别要通过特定的代码进行翻译、筛选对象,这种代码的操作自然有被黑客入侵的可能性。而随着人脸伪造技术的发展和反实名制产业链条的日趋成熟,破译人脸信息,用“假人脸”顶替“真人脸”已成为可能。
于是,有了人脸照片和系统识别的人脸特征,就可以捕捉相关的人脸特征信息进行针对性的训练,复制人脸图像,包括来回转动或者眨眼等,从而通过使用他人的面部信息开启对应的服务。
显然,人脸识别生物信息具有唯一性、永久性,且终身无法修改,一旦泄露即是终身泄露。随着海量的人脸数据被收集,人脸数据或将与电话、身份证号一样成为不法分子牟利的新工具。比如,此前就有媒体曝出,南宁有不法中介通过欺骗业主“刷脸”将10多套房成功过户,私自抵押套取资金1000多万元。
此外,人脸识别技术的应用还可能形成对特定群体的歧视。比如,一些具有特殊面部特征的群体或者通过面部信息识别出其他特殊信息的群体就可能成为重点关注的对象。这是因为,无论基于何种算法的人脸识别,都依赖于大数据,而大数据并非中立。它们从真实社会中抽取,必然带有社会固有的不平等、排斥性和歧视的痕迹。
已有研究表明,在人脸识别中存在种族偏见。在机场、火车站等人脸识别应用情景中,部分群体的面部信息可能由于系统的算法偏见无法被正常识别,从而不得不接受工作人员的审问和例行检查。除了在对个体面部扫描时存在偏见与误判外,在面部识别后所享有的服务中也可能存在歧视。
于是,人脸背后的人格因素及其所承载的信任与尊严等价值被稀释,被技术俘获并遮蔽。计算机技术和新型的测量手段,成功地将一个具有独立人格的人,变成一系列的数字和符码。此时,识别的是人脸,得到的是数据,贬损的是信任,而这正是人脸识别将震动世界的现实危机。
分享到:

相关案例